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546|回复: 36

中国天主教宗教术语本地化的思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7-2 21: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明朝万历年间,来华传教士利玛窦神甫,将基督宗教的罗马公教会,正式定名为“天主教”。这就开创了基督宗教在中国传播,设立宗教术语的先河。 一、“天主”称谓 天主教所使用的“天主”一词,虽然在中国的古籍中亦有这个词,可是在中国老百姓的认识上并不普遍。而中国古籍上的“天主”,却不是唯一的,且是佛教思想的一部分。利玛窦神甫却有自己的解释:“天为大、主为尊”。在利公的《天主实义》上,利公说:“天主何?上帝也。”到清朝礼仪之争时,多明我会士惟恐罗马公教会的“天主”与中国人的“上帝”发生混淆,故此,只允许在基督宗教的教义上使用“天主”,而不允许用“上帝”或“神”来表达。这使得天主教的“天主”成为欧洲人的“神”,外来的“神”,以至于天主教自然而然地变成了“洋教”。殊不知,欧洲人的“天主”,也是中国人的“上帝”,是所有人的“上帝”。天主教会是普世大公的教会,是属于整个人类的。天主也不局限于一国,一民族。上帝也是属于整个人类的。 1807年基督新教传入中国后,称所信仰的神为“上帝”和“神”,很适合中国人的文化传统和心理承受力,似乎也拉近了中国人与基督宗教的关系,至少消除了抵触心理。这也是为什么新教虽然传入中国相当晚,却超过天主教在中国的总人数。 二、“神父”的称谓 利玛窦神父将天主教会内的司铎尊称为“神父”,虽然是善意的,也是很美好的。天主教有自己的解释:“精神上的父亲”。此词可以认为是简称,或者是缩写,可是中国文化及中国的方框文字,与欧洲的字母有很大的区别。欧洲的单词,可以缩写,中国的文字无法缩写。中国人的词组有的能简称,有的就不能简称,若是简称,意思就可能完全改变。象“中华人民共和国”,就可以简称为“中国”。而中国文化中的词组“老大娘”,就不能简称为“老娘”,更不能简称为“娘”。 天主教的“神父”,在欧洲被称为“爸爸”,可是在中国文化中,除了自己的父亲外,人很难接受他人为自己“爸爸”的。因此,利玛窦神父将司铎尊称为“神父”,解释为“精神上的父亲”。可是中国人敬神敬上帝的意识,是非常强的,而“神父”这个术语,很容易被理解为“神之父”,这是中国人所不易接受的,甚至会被认为是对“神”的亵渎。所以近代学者,以及社会工作者,用“神甫”来表达天主教的司祭,是一个很美妙的变换。这样既没有改变天主教约定俗成的宗教术语,又表现了对天主教教士的尊敬。“甫”[fu]字在《现代汉语词典》上的解释为:古代加在男子名字下面的美称,如孔丘字仲尼,也称“尼甫”。后来指人的表字:台甫。这样的文化思想已经输入了网络文化,电脑之中点击“shenfu”,就会出现“神甫”二子。已经形成的文化词语,我们天主教人,应该欣然接受,这也是中国天主教信仰本地化的进程,更不应看作是对“天主教神职”的“侮辱”。 三、“告解”称谓 “告解”:天主教会内的宗教术语,本词语表达信徒在司铎面前的告明罪过,而获得解开束缚灵魂的枷锁{罪过}。实质上就是信徒的忏悔和更新,与天主和好的圣事。对于以外教人居多的中国,应该用什么词语表达,更能让国人明白,才是宣扬公教信仰的追求。 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是天主教会历史上的一场革命。教会倡导改革,因此《天主教教理》称“告解”圣事为“忏悔与和好”的圣事。“谁去领受忏悔圣事,便能得到仁慈天主宽恕他得罪天主的罪过,同时与教会和好,因为他们的罪过损害了教会,教会却以仁爱,善表和祈祷,帮助他们悔改。{《天主教教理》1422条} 现代人对于“忏悔”与“和好”的词语,均能够理解,因此,我们的信仰应尽力让人能够理解,不能为了神秘而神秘。耶稣基督降生为人,居我人间,与人同居共处。就是要拉近人与神的关系,他宣扬的超性真理,也是逐步地向人类传达神的信息。 四、:“终傅”的称谓 终傅:天主教圣事之一,也属于天主教宗教术语。 在天主教自身的发展过程中,曾一度将此圣事,视作信徒临死时的圣事,因此被称做“终傅”,可是教会经过反省,这并不符合《圣经》的精神,因此,“梵二”之后,《天主教教理》称此圣事为“病人傅油”。 关于“病人傅油”圣事,教理上这样说:“司铎为病人祈祷和傅油时,是整个教会将病人托付给曾受苦并受享光荣的主基督,求他抚慰,救助病人;教会更劝导病人借着甘愿参与基督的苦难和死亡,也献出一份力量,为使天主子民受益。{《天主教教理》1799条}。 这样的表达,不仅容易理解,而且也非常地亲切。让人似乎又回到基督传教的时代,“基督怜悯病人,并多次治好各种残疾的人,这些都是清晰的标记,显示天主眷顾了他的百姓,以及天国临近了。耶稣不但具有治病的权能,也有赦罪的权能;他来治愈整个人,包括灵魂和肉身;他是病人所需要的医生。他非常怜爱所有受苦的人,甚至与他们认同:我患病,你们眷顾了我。他对病人优先的厚爱,在每个时代,都不断地唤起基督徒,特别关注所有在肉身或灵魂上受苦的人。主的这种关爱是促使我们不懈努力安慰病人的力量来源。”{《天主教教理》1503条} 教会透过病人傅油圣事,使领受者感受到教会大家庭的温暖,同时亦领受到天主的特殊恩宠。使病人领受了超然的力量和神恩,与基督的苦难更加紧密结合。 综以上所述,“病人傅油”圣事可以简称为“病傅”更妥,因为它并非单单傅给将要去世的人。可是“终傅”这项术语已经约定俗成,要想完全从天主教术语中完全取消也是不可能的,但是教会培育新司铎,新传道人的过程中,要尽力推进教会的新精神。只有在不断地改革中,教会的启示才能更加接近人的意识承受力,使中国人真正感到天主教是属于自己的宗教。 主历2008年4月8日星期二 彭建民于成安隐士居
发表于 2009-7-30 08: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用“神父”称呼,是合适的;用“神甫”称呼,不妥。神父更符合中国语意语境和思维。如果改成神甫,这并非是什么更符合术语本地化,而是一种对天主教圣传圣事和对崇高的神职身份的破坏和颠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7-30 09:57:11 | 显示全部楼层
冀南庸人,您好!  您的这种观点是自相矛盾的。 既认为 天主教 是大公教会,天主是人类的天主。又赞成 使用 神甫 一词,观点是中国人真正感到天主教是属于自己的宗教。 这是自相矛盾。

第一,我认为,中国的天主教信徒,无论老人、儿童、成年人都已经习惯了 称司铎为神父,并且,是在利玛窦神父将天主教会内的司铎尊称为“神父”。神父一词在中国天主教信徒中都已被普遍接受。
您不能 为了一个神甫一词,让所有的中国天主教信徒随着您的意思改变!
第二,把 司铎称呼为 神父,只是一种称呼。重要的是  神父的神圣使命是使 坚固信徒对天主的信仰、做今世的跟随耶稣的人,使更多的人信仰天主教。教友们对神父都已非常尊敬。
第三,天主教的经文、对司铎的尊称等,只有 得到 教宗的批准才可以补充、完善等。除此之外,不是任何人能随意 改变的。
    学识更多本是一件好事,使用不当,危害也很大! 重要的还是  在于内心,是否把一切都交予了天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7-30 17:4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朝万历年间,来华传教士利玛窦神甫,将基督宗教的罗马公教会,正式定名为“天主教”。这就开创了基督宗教在中国传播,设立宗教术语的先河。 一、“天主”称谓 天主教所使用的“天主”一词,虽然在中国的古籍中亦有 ...
冀南庸人 发表于 2009-7-2 21:01

基督教就因为采用上帝就把天主教给超过去了吗?事情没那么简单吧!这种思维跟风水先生的思维有什么区别呢?改改门面,换换风水就灵验了?基督教超过天主教恰恰不是因为跟中国文化融合,而是因为毛泽东把中国文化给扼杀了导致一片空白,基督教强大的传教力量乘虚而入占了便宜,天主教在地上地下上面着墨太多才裹步不前的。
神父这个称谓是天主教几百年的通行称呼,神甫就好比天主教称呼基督教为誓反教一样,你这么改,人家接受吗?人家乐意吗?所以还得考虑个感受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7-30 19: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神甫就好比天主教称呼基督教为誓反教一样...
分享 发表于 2009-7-30 17:47


分享网友的一些观点也挺好,不过上面这句有点比喻模糊了。

“神父”一词,在大陆有两种人尤其不接受,一种是反对甚至敌对天主教的,包括在天主教教内的天主教徒,如果看不起中国的神父及其圣职,就喜欢称之为“神甫”,以表现轻蔑之意和平民之意。这种人当中也有非天主教的官僚们,称呼“神父”,觉得好像太尊敬司铎们,好像自己是孩子很掉价没身份;一种是在天主教内的某些人,因为心灵扭曲,不乐意称呼司铎为神父。

还有一种,是目前大陆的某些神职人员,因为自己的行为因素或者心灵作用,不乐意被别人称为神父。一旦为人“父”,则诸多言论举止都要有个长辈严肃样子,同教友之间的关系也就定位了,他们却喜欢被某些教友感受到自己是英俊潇洒的小伙子,是”甫“而不是”父“,以便”构建“同某些教友之间的”和谐“关系,这也是令人羞耻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7-30 21:4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网友的一些观点也挺好,不过上面这句有点比喻模糊了。

“神父”一词,在大陆有两种人尤其不接受,一种是反对甚至敌对天主教的,包括在天主教教内的天主教徒,如果看不起中国的神父及其圣职,就喜欢称之为“神 ...
白冷山 发表于 2009-7-30 19:08

天主教编的天主教史习惯把基督教称为誓反教,而不是基督教所惯称的说法,基督教把自己要么说成是基督教,要么说成是新教,把天主教说成是旧教。基督教也称天主教的神父为神甫。那中国的教科书里更是把神父说成神甫。在教科书里,神甫明显是个反动愚昧的贬义词,以教友的心情去体会,还带有蔑视的意味。相反,神父则更体现了天主教这种特定的宗教。
地下教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干脆不用神父这个称呼了,而是改叫老板或老师,虽然表面上是为了躲避警察的骚扰,但时间长了则模糊了神父的身份,更是不可取。
有些东西,没必要去迎合谁,台湾也好,香港也罢,无论老百姓还是媒体,不都是称呼教宗为教宗嘛!可大陆却没有尊重天主教会,一直用教皇这个称谓。难道他不改我们就跟着他转不可吗?显然不是吧!一旦国家真正尊重天主教了,他们自然而然改教皇为教宗了。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8-14 12: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了这篇思考,有几处地方,需要商榷。现提出来,供大家参考:
1、我们天主教所用“天主”称呼我们信仰的神,非常恰大和合适,天主就是天地万物和人类生死祸福的主宰者的意思,是我们心中至高无上,独一无二的神。教外人用老天爷,和基督教用上帝,都没有天主最为合宜。上帝是皇帝的长上,老天爷是天上的爷爷,都不是神的最佳称号。不要以为基督教发展的快,我们就改为上帝,那样的理论,大教人数在国内人数最多,我们还不如称呼老天爷更好。
2、神父的称谓,我认为是教会专业人士的尊称,不能字面理解为神的父亲,那样的话,天下就大乱了。我们俗称弟子的师父,你不能字面理解为老师的父亲。至于神甫的说话,是统战部门不愿意尊称神父,而权宜自造的词语,是不能表达神父的身份和工作的,我多次在公开场合说明自己的观点,坚决所以谴责用神甫来称呼神父的人,呵呵,彭神父自身作为神父,放低身价,符合统战,百思不得其解。
3、关于告诫和终傅,教会新的礼仪已做了调整,不用多说。
总之、天主教要保持自己的传统与特色,不要人云也云,要用传教来发展教会,用善行来宣讲基督,用圣神来引导教会,这样同心同德才能发展,才有进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4 18: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来如果有空,大家都来讨论和思考一下彭司铎有关本地化的研究和建议。也许彭司铎是完全考虑到在中国福传的种种可行性因素以及需求的变化。而对于“神父”和“神甫”一词,也许误以为是一样的,叫个什么都行---天主教在线管理员admin好像也有过类似观点吧?这个问题是我当时看了以后表示不赞成的原因,因此对彭司铎的其他想法没有重视。

彭司铎在09年以后,似乎非常有兴趣对于推动中国天主教本地化以及改革等问题的。尽管彭司铎个人的观点在这方面的论述不是很多,不过我发觉彭司铎却非常有兴趣支持一些激进网站,比如参与《旷野呼声》的属灵的装备网站等等,并且对于管理员删除和禁止发布李主教关于《警惕旷野呼声》的文字也表示了含蓄的支持(但彭司铎说过支持讨论,而事实是没有讨论)。这是令人难以理解的。也许彭司铎面临的一些事情,非常认同那些观点?但怎么看也不像。

从这几年的观察来说,彭司铎的很多观点、参与以及行为和思想,给人一种扑朔迷离的感觉,非常希望彭司铎以后能在天主教在线这个论坛多研究讨论。也许不止彭司铎,更多人都在思考福传本地化、牧灵本地化、礼仪本地化等等。

像这类文章:
http://w3273.s34.mydiscuz.com/bbs/thread-13205-1-1.html
我们也可以考虑在此讨论一下,看你都赞同哪些,并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思考和进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4-5 20: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文章是在探讨教会如何能在中国发展的思考,不可能会马上得到人们的认同,这是可想而知的。看到芸芸众生不能认识真主,我是由衷的心急如焚,希望 热爱福传的主内弟兄理解。我不希望在我们天主教的网站有太多的斗争,可以探讨,怎么更好?天主教在中国多次被灭绝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我们怎么才能把教会传开?这是关键。如果一有新的建议,新的思想就要抹杀,那么,教会的传播永远是个难题。希望有识之士多多发掘福传的方法和建议,我想这也是天主教在线的目的和向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5 21: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彭司铎说的很好,我尽管稍微忙碌些,但是看到你上来,我非常感动。
首先说,你提到天主教“网站的斗争”,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有否合适的举例?我想我们大多数的网站还不存在斗争一说。因为斗争似乎意味着对立,对立意味着立场不同啊。

天主教被“灭绝”,在目前看还不存在,但在穆斯林领域比较猛了一些。我要跟你说的是你提到的“新的思想”。

你觉得,你所支持的,就是新的思想?这些思想是否符合你个人的判断?你能否给出支持于海涛的观点的支持性例证?

我和你一样可能会有一个最大化的追求,就是凡是能够福传和牧灵,则一定要珍视。你看过你现在支持和不懈发帖的网站了吗?

我知道你至少在大约十个以内的网站发帖。不过数量也在统计中。我很有兴致来了解这些。我非常希望能够获得你更多的关于对中国这个古老土地上的牧灵的思考。如果我知道的不错,这个本地化策略,源自于台湾的某主教的倡导,这个倡导,形成了部分烟雾缭绕的一个新局面。你是否觉得支持改革和呼声,就是你心里所愿?改革到后面,司铎都可以不用做了,你发觉了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4-5 22:5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比方说关于安主教,网站斗争的还不够厉害吗?
天主教在中国曾有两次被灭绝 的经历,大家都知道吧?
至于我在十个网站发帖,白冷山弟兄似乎夸大了。我的文章除了在天主教在线张贴外,还在天主教福传网上发帖,再就是在属灵的装备上,其他的网站我就没有发帖了,最多三个,怎么会至少十个呢?
至于台湾的那个主教倡导,在下倒是受到成世光主教的影响很大,甚至我修道当神父就是受到他写的书的影响,我可以承认这一点。我也赞成徐锦尧神父的主张。其实这些都是可以有自由空间的,只要基督的名受显扬,我们就应该高兴,且高兴的了不得。
关于于海涛先生,我们应该知道他成长的背景,他对教会的批判,我并不完全认同。所以也就拿不出什么支持的例证。但我觉得对于一个人我们不能一棍子打死,应该挽救。怎么能够使他更好的为教会服务才对。
改革是为了教会发展,并非废弃天主教制度,而“司铎都可以不做了'是怎么回事,让我感到一头雾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6 08:3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彭司铎,关于安主教的事情,并非说天主教网站在搞斗争,像百度有个“新宋吧”就有犀利的批判文字。---到底斗争的什么啊?有些教友难以理解和忍受安主教的加入,难道不允许他们说说自己心里面的难过吗?诉说了难过和不解,就算是一种斗争?另外一些教友可能可以忍受和理解安主教这种个人化的错误行为,在互相的交流中,这就是斗争?

什么是斗争?你不经意在支持真正的斗争---属灵的装备网将旷野呼声大摇大摆地摆上来;然后有教友将李主教的警惕旷野呼声贴上来,就被一致致力于鼓吹旷野呼声的蒲公英删帖,而且还声明不允许讨论--即不允许有同他不一样观点、不允许有批评于海涛这篇文章的文字在网站出现,你是看到的。而你对此并没有不同意见或者提出对此文的错误观点的批评,但却在此网站热情高涨地每日坚持发帖。作为管理员,众网友应该能看出来一些立场。
这种事情,是对文字和观点,并不是对人如何。没有人要将他一棍子打死。你说的改革是为了教会发展,这当然是支持的。至于说有些文字所谓的改革,是不是在呼喊要废弃天主教制度,还要看看才好。甚至现在有的教友把持着网站的,还在公开说当今应该亟需改革的问题之一就是司铎应该可以结婚。

天主教在线近期另一个热点讨论的话题,恰恰同旷野呼声喊的灵恩运动有关,就是你认识的张老先生一家的遭遇。彭司铎说的好,挽救并努力使人更好地为教会服务,那么就更需要和他错误的观点进行讨论。相信你并不畏惧什么。也许是充满了爱和鼓励,觉得不该批评?

彭司铎自己还有博客,我最初看到你的文字忘记是在哪里了,后来是看到你的博客。也许其他网站你会偶尔光顾一下,对一些网站进行关注,是好事情。至于这个话题不必争议,也许只是说明了我也经常漫游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4-6 23:3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属灵的装备”论坛是几个主张改革的教友负责的,他们对于海涛先生的旷野呼声好像有共识。出于人性他们似乎对于李景峰主教有看法。其实我并不赞同旷野呼声的思想,因为作者对于天主教神修内涵必定认识的不够。任何时代的改革者都难免有过激的言论和行动,这就需要圣统制的约束,才能保持天主教信仰真理的原汁原味。在我们教区我与房骅神父在“神父”与“神甫”的问题上,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我们仍然彼此尊重,都保留自己的认识,我书籍的出版房神父出力很大。对于时代的文化,怎么更能对天主教的传播更有利,这是我常常反思的。也不是非要改变已经约定俗成的术语。主要是抱着平常心去面对,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和抵触。关于“神父”与“神甫”,我主要是看了台湾天主教出版的“天主教教义汇编”上的主张,感觉很好。
至于一些教友主张司铎应该可以结婚,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外国这样的思潮很是猖獗。教友人数在增多,什么思想都会出炉,不必惊奇。教会有教会的法律,司铎既然选择了独身,就不会因为几个教友的忽悠就放弃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27 21:41:07 | 显示全部楼层
(供交流)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04237e01009hk0.html

神父不是“神甫”

作者:陈开华

《信德报》,第336期

        近日在信德网站赫然见到一些转载文章,里面大量使用“神甫”一语,不知其究竟,但总感到一种无端的文化衍化危机。
        四年前因为这个词和别人激辩过,辩前还专门求证于部分历代中国天主教文献和一些教外典籍。根据当时手头的钟鸣旦神父编的《徐家汇藏书楼明清间天主教文献》(五册,钟鸣旦、杜鼎克等编,台湾辅大神学院出版社,1996)和北大郑安德先生编的《明末清初耶稣会思想文献汇编》(五册,郑安德编,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研究所,2000)及一些清代的善本,我提出:从文献上来讲明清时期的耶稣会士教将Sacerdos(Priest)译作“撒责尔铎德” (随后的文献渐渐简称为“铎”,“铎德”或“司铎”),而“神父” (Father)则是日常生活中人们对司铎的称呼。并进一步作了一个结论:“神甫”一词不是天主教的传统,那是源自于歧见,今天当然不适于以之来指称天主教的神职人员。

一、司铎

        尽管不像“天主”(Deus,God)一词的翻译过程那么能清楚地证诸文献,或者也没有资料显示1628年的“嘉定会议”是否触及了“司铎”、“神父”二词。但在最早的一批中国本土神学家们的著作里即开始大量地使用“撒责尔铎德” 、“司铎”等词,却是不争的事实。
        在杨廷筠的《代疑篇》里,杨氏可能是第一个使用“撒责尔铎德”的中国人,随后在《天释明辨》,严谟的《天帝考》等著作里随处皆有。三山(福建)教友李九标在《口铎日抄》(艾儒略述,李氏记)“小引”里还专门解释过,他说:
        泰西诸司铎之航海而东也,涉程九万,历岁三秋。比入东土,而尺丝半粟,毫无所求于人,独铎音远播。……标不敏,戊辰秋杪,始得就艾、卢二司铎,执经问道。……司铎若洪钟,叩之即响。兹铎音具有,真足令愚者醒,顽者驯,智者见智,而仁者仁。

二、神父

        在辩论当时,时间不够,只是在著名方济会士利安当的《天福永衢》(成书于康熙十三年)里见到以“父”来称呼利氏。随后和一位昆明的朋友(熊世文先生)展开来深入梳理文献时,竟然在下卷第二十七至二十八页里找到更详尽的文字:“问曰:人于临终之倾,痛悔之情既切、告解之愿亦恳,但无神父以行告解之规,亦得彼罪之赦否,曰:……虽无神父,亦得其罪赦,若有神父,则告解之规必不可废,……”。
        更让人兴奋的是,熊君随后竟然在永历皇太后给教宗的信中找到了更早的记载:
        大明宁圣慈肃皇太后烈纳敕谕耶稣会大尊总师神父。予处宫中,远闻天主之教,倾心既久。幸遇尊会之士瞿纱微,领圣洗。……今祈尊师神父并尊会友,在天主前祈保我国中兴太平,……。永历四年十月十一日。
        而且,我们还发现,在顾保鹄神父的《中国天主教大事年表》(台北光启,1970)书首竟然影印有烈纳太后的手札,那是来自藏梵蒂冈图书馆的照片,足俱力透纸背般的证力。
        同期的《福建州天主堂碑记》也有如下记载:“……瞻礼之日,则辍常业,听掌教神父弥撒讲道,为不忘救世之恩,盖其虔哉。……顺治十二年乙未夏五月望日立石。”

三、神甫

       当我遍阅了夏瑰琦校刊本《圣朝破邪集》(香港建道神学院出版,1996)之后,发现尽管是出于反教、仇教心理,但明清时期的人们还是用“司铎”来称呼那些“西番”。
        随后,最早见到“神甫”一词的地方是的《清末教案》》(五卷本,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福建师范大学历史系合编,中华书局,1996-2000)里,那是一些大臣在写给光绪帝的奏疏里用的词汇,意谓“神甫”是朝廷与民间的对立面,那是当时民众士绅欲扑之而后快,朝廷官员却避之而不及的角色。这是目前我找到的最早记载。

四、不同的源流及其效果

        经检阅文献,直至清末民初的文献里还在大量地使用“司铎”一词,而较少见用“神父”,当然,在天主教的文献里,更没有“神甫”一词了。
        事实上,从词源学的角度来说,Sacerdos指的是神职人员的圣职身份。在旧约中,希伯来文Kohen 意思是“向神祭祀者”,七十贤士译本译作Iereus,意为“属神的人”,到了圣热罗尼莫的拉丁通行本圣经中,则将之译为Sacerdos,意为“神圣的人”。Presbyter的源头却是希腊文,新约中采用了希腊文Presbyteros来称呼早期教会中“受指派负责照顾信众的领导阶层”。不同语文的词汇含意都指向“被选者的司祭职”之意。所以,随后拉丁文的Sacerdos在教会文献中,逐渐明晰地指向“司祭”圣职,其意义等同于希腊文的Presbyteros(参见《神学辞典》台北光启,1996,司铎、司祭条)。
        此外,在西方教会的传统中,人们除了称圣职人员为司祭、司铎外,也用世俗生活中的“父亲”一词来称呼那些为圣化人灵而服务的神职人员。在法文里Prêtre, 即是司祭、司铎之意,多见于正式场合,而Père则是人们对神职人员的日常称谓,这和家、大人是一个词。其他文字,诸如以拉丁文为母系的文字意、西、罗马尼亚等皆作如是解,我们熟知的英文同样以“Priest and Father”分别称呼司祭和神父。此外,根据谷寒松神父的研究:在圣经宗教的传统中,“父亲”一词有多层含义。在旧约中,选民以“父亲”的形象在描述“唯一神”,在新约里耶稣直接称天主为“父亲” ;而在圣教会的传统中“父亲”一词往往也用来指那些对教会神学思想做出巨大贡献的人,无论是单数还是复数中文都译为“教父”(Father of Church) 。第三层意思则是“对天主教司铎的尊称”(《基督宗教外语汉语神学词语汇编》台北光启2005,第376页》)。
        所以,尽管“说文”里讲“甫”是古代“对男子的美称”,但从语源学、历史学的角度而言,“神”与“甫”两个字的非常组合,绝非天主教的逻辑传统,这仅是在中国封建社会末期一个“内部使用”的词汇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27 23: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满天星 于 2011-10-27 23:31 编辑

神父与神甫一词,好像人民与公民,看起来差不多,但实际内涵有很大的区别。天主教一定要在一些文字上实行改革就会发展吗?这是无法用这样的逻辑来证明的。目前中国天主教的主要问题是要提高神职、修女的福传水平,来提高教友们的信仰,让教友们在生活中经验到天主的临在,并激发内心的信仰生活,为改变世界而负起福传的使命。中国教会的神职、修女能活出天主经的精神。慕名而来追求信仰的人自然与日俱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30 20:4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冀南庸人 发表于 2010-4-5 20:45
我的文章是在探讨教会如何能在中国发展的思考,不可能会马上得到人们的认同,这是可想而知的。看到芸芸众生 ...

宗教自由了。教会就会发展。教会不发展不是来自是否本地化否。历史中是帝王专制原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30 21: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宗教自由了。教会就会发展!这是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30 22:03: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國禮儀之爭」於 1939 年 12 月 8 日部分解禁;羅馬傳信部頒布 《眾所周知 Plane Compertum》訓令,
許可中國教友及傳教士祭孔敬祖的儀式,理由是事過境遷,俗化了祭孔敬祖的宗教內容,故可視之為社會儀節而已。
不過,只能以「天主」 ,來稱呼耶穌基督所啟示至高無上的純神,並禁止使用「天」 、「上帝」的名稱,至今仍然有效(見教宗本篤十四世《自上主聖意Ex quo singulari》憲章,1742 年 7 月 5 日,特別是第 10 號)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30 22: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國禮儀之爭」於 1939 年 12 月 8 日部分解禁;羅馬傳信部頒布 《眾所周知 Plane Compertum》訓令,許可中國教友及傳教士祭孔敬祖的儀式,理由是事過境遷,俗化了祭孔敬祖的宗教內容,故可視之為社會儀節而已。
不過,只能以「天主」 ,來稱呼耶穌基督所啟示至高無上的純神,並禁止使用「天」 、「上帝」的名稱,至今仍然有效(見教宗本篤十四世《自上主聖意Ex quo singulari》憲章,1742 年 7 月 5 日,特別是第 10 號)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30 22:49:46 | 显示全部楼层
1:不妥

利玛窦的胜利已经给中国本地化指明了方向以及肯定,无论是中方还是梵方都乐意延续这个模式,即使是新教,也是参考利玛窦模式而实行的,这种结果已经形成。在这样的情况应该是延续,发现,完善,走利玛窦未完成的路,而不应该对利玛窦本身结果搞修正,搞成为牛不像牛,马不像马。

2:言本地化就不要挂钩目前的传播状态,会混乱不清,应区分开。

对天主教来说,目前的情况主要是政治问题引发,而本地文化并没有多大影响,事实上,本地还有什么化,什么文化,是什么?连本地国人都迷糊了,天主教徒更没必要认为自己是百事通,因为根本就是难通,不通。

楼主如果生活在新教,在推广本地化,新教圈给你的效果是,你估计会跳楼算了,90%以上的中国新教徒对中国文化是深恶痛绝的,你绝对会打成异端,邪门。

希望楼主明白,天主教的发展遭遇,与新教的契机发展,与本地化是无关的,不要情绪于人头对比,更不要浮燥,如果挖掉自己身上正常的,健康的肉,这就是犯罪。每一个信徒都应该最切实着市场调查,获取客观依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主教学术论坛  

GMT+8, 2017-9-23 19:0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